"在這個世界上重複著相愛不能愛的悲傷,也有著想見不敢見的懼怕退縮和直面勇敢,我只是不想結局是被交錯過的時光線,被錯過牽繞一生被錯過負了執念也被錯過誤了纖年。在許多未知的道路上,我始終相信一定會有著能和童話故事裡媲美的海枯石爛和情比金堅。"

---

有人說,愛情其實就是一種輪迴,一種從美好走向痛苦,然後從痛苦中解脫,最後走向永恆的東西。我不知道前世我的胸口是否也烙印著你的氣息,所以今生你尋息而來翻飛起妖嬈多姿的繾綣,讓我忽然之間覺得,所有的孤單和不安全都因此落地消融。一點靈犀,憑欄憶你,一番思量,幡然醒悟,原來你就是我注定一生的那個人……

 

當春天來臨,不必詢問花期因為已經知道。

當故事開始,不必詢問結局因為不再重要。

你就是如此,傻得可愛,傻得心疼,傻得無奈,讓我忍不住想到,前世你的衣袂是否也會傻傻的綣秀了我的名字。

愛了很久,丟失了很久,一個驀然的回首,你款款的走來,恍惚了我如雨後般不堪一擊的思念,你的笑,並不傾國傾城,僅以淡然便足以慌亂了我強裝的驕傲。

從此以後,我的世界,成為一片血雨腥風的國度,燃燒的烽火,演繹那段兵慌馬亂的鉛年。澄然的一波回眸,顛覆我的理智。我,僅是一個游弋於戰亂硝煙邊緣形單影隻的人,也同樣是一個戀上時間隔絕的你的人。那一年,因為時間,因為年齡,因為地域,讓我們都走失在了彼此的視線之外,無須煙火迷亂誰的眼,卻足已讓我彌足深陷在離空的國度裡萬劫不復…

 

每個人年少的時候,心中都曾經住過一個人,也有過一段甜蜜的愛戀,但有的人愛錯了時間,有的人又愛錯了地點,有的人愛錯了不知此生能否遇見的人……所以造成了本不該的分離成了走失的對白。為了這份青澀懵懂最純真憧憬的愛戀,有人選擇了堅持,有人選擇了等待,也同樣有人選擇了離開。或許當時有嗔怪,有埋怨,有後悔,有不捨,但是這些其實都沒有真正的誰的對與錯,只是時間的不允許,造就了一個婆娑且冷情的現實,或許是心中早已經有了彼此,不管分開與離散,有些感情都已經深深的藏在心裡,刻在心裡最隱蔽的角落從不對人提及,彼此默默地念著那個美好而又禁忌的名字,靜靜的思念。

 

當很多年過去,若愛再度重逢時,一切都沒有發生改變,少年還是那個少年,少女還是那個少女,彼此一直在那裡,又未曾走遠,我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,或是怪命運太會捉弄人。歲月拆散了時間卻又給了彼此重逢的流年,那誰,你會不會也認為這是命運的奇特安排,或者說是緣分給予我們奇妙的再度想見?我不知道需要多久的堅持和等待才遇到這麼一個一生注定的人,或許是一輩子,或許是一輩子也遇不見,但是我相信,既然遇見,那便是有緣,或者用你的話說那叫命中注定一生所盼。

時光阡陌,悠悠遠遠。愛情的世界沒有邏輯可言,愛了,便是愛了,不必去刻意的明白愛在哪裡發生,又會終於何時,一生守護,一世常伴,一顆真心那就夠了你說是嗎

 

在這被停止的時刻,我也曾經描繪過一場場戀愛的經過,在這個世界上重複著相愛不能愛的悲傷,也有著想見不敢見的懼怕退縮和直面勇敢,我只是不想結局是被交錯過的時光線,被錯過牽繞一生被錯過負了執念也被錯過誤了纖年。在許多未知的道路上,我始終相信一定會有著能和童話故事裡媲美的海枯石爛和情比金堅。

淡忘年華,攬素月清輝,斟一杯回憶抿嘴品嚐,心總會沾上潮濕,濺落滿地的不安。零零碎碎的想起,你的轍痕碾過我青蔥歲月里以暖陽恣意度日的幻想,對你妄許一片晴天,留戀一尺清歡。翻騰的思緒將年輪拉進一盞清澈的思緒裡,我想我是不是不該再有什麼糾結,不該再感覺到害怕。若是退縮,怕真的再也不見。心在距離255公里你所在的城市擱淺,情在綿綿如織的夢裡盤盤旋旋,我知道我終究還是抵不過對你的思念。

 

歲月的聲音流淌在深夜的寧靜裡,只留下一聲長長的嘆息,往事從呼出的香煙中抖出一縷縷迷醉的情緒,擷一段經年裡最美的想念,置於本該開心卻依然泛起落寞的文字裡,因為恐懼便有了不安的情緒。我企圖憑藉承載過悲歡離合的轉換流年,將碎亂的回憶,詮釋出前塵的煙雨如夢,失落的斷字章節,便一如瓷器般,破碎在這清風襲人的晚上。我在想,我該以何種姿態念你?負你的時光,如陳年的美酒,醉了碧空的星辰,飄香的翰墨,也餵養了一枚古老的月亮。

愛若有時,我願泛別痴念,輕攬那被古人吟誦得冰冷的古典愛情故事,讓我不再給予自己一個退縮的理由,無論是化蝶淒美的雙雙仙羨,還是那年年隔絕幸福的鵲橋想見,亦或者是葬花訴情的生離死別。在被時間停留的縫隙裡,將虧欠凝成看不見的漁線,於一排排的落寞文字中,垂釣著一世的滄桑,投身於一場不知結局的溫暖。

 

 

愛若有時,我願在情與幻夢之間,輕柔的捲起素箋,寫下一紙誓言,只因為那個千年也解釋不了的情字,縱使反身對容顏,縱使流年不經盼,縱使青絲熬白髮美人遲暮間,對你也依舊不再改變。天長地久的緣分,隔絕的時間,我不知道又該為你許到哪一天?

愛若有時,我願蔓延的想念於史卷上鐫刻永恆的美麗瞬間。斑駁的流年燃盡了風華,常常在回憶深處立下你的倒影,那麼淺淡失色的顛覆流年,我又該用怎樣的琉璃色彩,才能燦爛你的一水長岸花?倘若人生的路可以於字裡行間倒轉時空,我們會不會在那時候就本能紮根幸福?即使歲月的句點至死方休也不會再改變。

我在安然的喧囂罔聞裡思量,假如愛有天意,假如愛若有時,假如愛,我們會不會勇敢的燃一場繁華,溫暖一世重逢,以我心,換你情,如非黃土埋骨,便會守護彼此一個一世常伴?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Just Vegan 健康新生活

瓶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